财新传媒
2017年09月11日 16:40

印尼炒饭

印尼炒饭
文 | 玑衡 
 
那天下班很早。
 
那天老板休假,带老婆孩子去奥兰多的迪士尼。那天早上老板还在去奥兰多的飞机上,来来回回发了十几轮邮件,确保他休假回来前底下人每分每秒都有的忙。不过到那天下午老板的Skype企业版就终于下线了。 他猜想老板此时正在迪士尼里,让三个孩子排队和米老鼠照相。
 
那天客户的老板也休假,跑去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给川普站台。二十年前他和川普做过一笔生意,吵得不可开交,现在倒成了能拿出来夸夸其谈的料了,“我和川普是二十年的老朋友了,惺惺相惜,关系一直很铁。”在克里夫兰,共和党代表大会的主席台......
阅读全文>>
2017年07月05日 09:31

在Pokemon Go做数据科学家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在Pokemon Go做数据科学家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文 | 玑衡
 
爸爸心肌梗死去世的那一天是我在Niantic的三面。我申请的是一个运营的职位,那一天下午我本该去Niantic的旧金山总部,和产品总监聊天。结果那一天清晨我醒过来的时候,看到手机里有十几个未接电话,微信里几十条从焦急到心碎的语音。至今,我仍然无法听完那些语音。
 
我的第一反应是接着睡觉,因为我一定在做梦。我的第二反应是给十个朋友打电话,没有一个接通。有那么一个多小时,我觉得这天下午我应该按照原计划去Niantic面试,因为最早的回上海的飞机也要到明天才能起飞。直到我开始大哭。
 
我给Niantic的人事写email,我说我来不了面......
阅读全文>>
2017年03月30日 10:30

死亡茶话会

死亡茶话会
1
 
那时候我一定是醉了,醉得不清,和朋友们跌跌撞撞地走去小卖部,纠结是买个冷饮还是热狗。回想起来,大一的每个周六晚上都是这么过的,“融入”的意思,不是考试拿A,而是老老实实地和其他新生一样喝得死醉,天南海北地聊天。小卖部在校园里的火车站边上,一朋友指着停着的小火车说,“喝醉了也千万不能爬火车啊。千万不能爬火车啊。”
 
另一个说,“神经病,谁会去爬火车。”
 
第三个却来了兴趣,“为啥不能爬?嘿,我现在倒想去爬爬了。”
 
第一个回答说,“好多年前......
阅读全文>>
2017年03月10日 17:01

硅谷故事 | 为什么这些人没在我们公司上班

硅谷故事 | 为什么这些人没在我们公司上班
翻译:玑衡
 
《硅谷故事》系列终于会在这期连载完,这是连载的第四篇。原作:Anna Wiener , Uncanny Valley, N+1, Issue 25, Spring 2016 Slow Burn,翻译:玑衡。
 
就要飞纽约了,这个周日3/12下午两点半在曼哈顿的Alchemical Theatre Lab和那可聊聊我的书。感谢给力的主办方纽约文化沙龙,讲座的票都卖完啦。 这个周末纽约很冷,提前感谢天寒地冻里来参加活动的你们。
 
 
我们的日程上临时加了个会议,在指定的时间我们忧心忡忡地走进会议室。曾经也发生过一次类似情况,那次我们每人被发了一张表,让我们对两个问题给......
阅读全文>>
2017年02月27日 15:41

硅谷故事|别抱怨性别歧视,除非你已经雇了律师

硅谷故事|别抱怨性别歧视,除非你已经雇了律师
翻译:玑衡
 
这个星期硅谷最大的新闻当然是Susan Fowler石破天惊的博文《反思在Uber非常非常奇怪的一年》。博文中讲了她自己作为码农入职Uber的第一天就被顶头上司约炮,向HR申诉结果被告知顶头上司是初犯,顶多口头警告。然而过了几个月之后她从其他女同事那里了解此上司精虫上脑,经常向同事约炮,每次都被HR告知是初犯……2/19号这篇博文发表后,事件迅速发酵,一天后,Uber就雇了前美国司法部长Eric Holder介入,做独立调查。
 
这件事情让我想到了自己曾经在美国职场遭遇过类似情况,申诉给HR之后,也是困难重重,无法惩罚当事人。
 
......
阅读全文>>
2017年02月04日 13:30

加油,美苏美

加油,美苏美
2016年11月9日,川普当选第二天,美苏美在Facebook上写道,“美国政治中没有大众的地位,只有精英的地位。精英们却不懂得大众的诉求。大选的结果本身并没有让我伤心。我更伤心的是,如果美国能够学习其他国家的经验,这样的结果本可避免。我希望美国能倾听多种思想,更加善于学习。川普赢得大选使用的策略和伊朗前总统艾哈迈迪内贾德相同,他们注意到了民众的渴望,即使也许只在嘴皮子上。如果美国能注意到上次的伊朗大选,注意到艾哈迈迪内贾德的策略,有所准备,川普也许就不会获胜了。”
 
我没有在这条状态下点赞,我不是全盘同意美苏美的话,精英/大众的二分过于简单,川普的胜利也不能归结为美......
阅读全文>>
2017年01月03日 14:13

硅谷故事:我本想说得更多,可是我签了保密协议

硅谷故事:我本想说得更多,可是我签了保密协议
在这里继续连载《硅谷故事》的翻译,这是连载的第二篇。第一篇请戳这里。原作:Anna Wiener , Uncanny Valley, N+1, Issue 25, Spring 2016 Slow Burn,翻译:玑衡。
1
 
我们的产品可谓是这一轮硅谷淘金热中的掘金镐,绝对是VC喜欢投的产品。这个产品给数据库的基础建设搞出了一条捷径,给人们提供了他们自己不一定能搞到的关于他们app和网站的信息。我们是2B的,客户都是其他的软件公司。所以我的视野绝佳,能够洞察到整个科技界的起伏。我本想说得更多,可是我签了保密协议。
 
 
我是公司第一个客户支持代表,也叫作“支持工程师......
阅读全文>>
2016年12月09日 09:32

硅谷故事:我们就是公司,公司就是我们

硅谷故事:我们就是公司,公司就是我们
原作:Anna Wiener, Uncanny Valley, N+1, Issue 25, Spring 2016 Slow Burn
 
翻译:玑衡 
 
为什么要翻译这篇文章?
 
好朋友是一个旧金山的产品狗,做了几年产品经理之后,他去了一家创业公司做产品总监。也就是说,那家公司目前只有他一个做产品的。某个周一的例会,公司在讨论一项工作进度,大家以颤抖的语气报告着种种“进步”和“好消息” ,却个个心知肚明这个进度已经严重拖后,没有可能按时完成。像第一次意识到“皇帝的新衣”的小孩那样,他向我宣布:我要换工作! 寻觅了一阵之后他找到了一家找不出缺点......
阅读全文>>
2016年11月09日 16:44

让别人看见你所看见的世界

文 | 头马
 
任何一个试图踏入严肃写作的年轻人,在度过一段激情洋溢匆匆忙忙表达过去自己对世界看法的宣泄期之后,都必将面临一个问题,接下来应该写什么?我一度以为自己摆脱了这个问题:只要虚构是建立在技巧之上,写什么都不成问题。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写作的主体部分是如何处理材料,而材料随便是什么都可以。我一度非常沉迷技巧。以至于有点儿忘乎所以的意思,结果就是把虚构这件事儿变成了一个人的自娱自乐。并且我还有理由:我需要的不是调整自己的态度,我需要的是一个标准读者!
 
当然收到了不少批评,最广泛的一条就是,“你写的东西没有人味儿”。一开始我不......
阅读全文>>
2016年10月25日 14:15

一本在游泳池里写完的书

一本在游泳池里写完的书
有时候是凌晨两点。更经常的是早上七点或者晚上十一点。穿着泳衣,拿着房卡、泳镜, 电梯从客房层下到地下一层。健身房的冰箱里可以拿一瓶矿泉水、一只苹果。穿过健身房的更衣室进到游泳馆。水干净,很浅,不超过一米五。有些游泳池会配救生员,口音浓重肌肉发达的东欧或者中东男子,忧郁安静地坐在椅子上,偶尔怔怔地站起来,拖一下根本不湿的地,把沙滩椅上叠得整整齐齐的浴巾再重新叠一次。我戴上泳镜,进到水里,游一圈又一圈。
 
来美国十余年了,工作日几乎天天出差见客户。出差意味着住酒店,住酒店意味着无法做其他锻炼只能去酒店泳池游泳,游泳意味着讲中文。
 
是的,游泳......
阅读全文>>
2016年10月11日 13:49

前五百天

前五百天

那个星期五早上收到客户对于第二稿的意见,第三段第一句话,“生命前五百天的营养对人的一生至关重要,甚至决定了这个社区和这个国家的繁荣和健康。”客户方一个不认识的名字在这句话下面划红线,边上批注, “我们不说生命前五百天,我们就说前五百天,我们是一个无党派无政见的机构,我们不想和国会其他人争论生命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看到这么迂腐的批注她又气又笑,就把那个不认识的名字输入Google,查出来写批注的是个六十岁的老太太,一辈子在大小衙门的繁文缛节里度过,做过的最重要事情是给外交晚宴排座席。

那天下午她请假早走,他们约了一起看房子。早上出门前挑......

阅读全文>>
2016年09月19日 14:29

在堪萨斯城回到宋朝

在堪萨斯城回到宋朝

上班快一年了,这是我第一次请假休息。

老板问我请假三天去哪里玩,我说去堪萨斯城,整个会议室都诡异地看了我一眼, “那我宁愿留在这里加班。”同事是这么说的。

四小时飞机,一出登机口就被“堪萨斯城国际机场”的简陋震惊了。 已经凌晨一点,气温仍然30度,潮湿闷热。我开手机叫了一部优步,来的是一辆皮卡——我后来几天发现,堪萨斯城的优步不是皮卡就是面包车,没乘上过“正常的”小轿车。

在优步上我发微信给一哥们抱怨,“我是不是选错地方了?”

他说,“别这样想。也许堪萨斯城有很多异域小精灵。你说......

阅读全文>>
2016年08月16日 11:36

穿你想穿的 说你想说的 但别在我面前哭

穿你想穿的 说你想说的 但别在我面前哭

七月初, Betsy的亲朋好友收到了一封email,邀请他们参加两周后的周末派对。 这封email是这么说的:

情况和你参加过的所有其他派对都完全不一样,要求你坚强、感知自我、开放。这个派对没有规则。穿你想穿的, 说你想说的, 跳舞,蹦跶,吟诵,歌唱,祈祷,但是别在我面前哭啊。好吧,这是唯一的一条规则。

三十多人在两周后从纽约和芝加哥飞到了南加州依山而建、风景如画的小镇Ojai。在Betsy的后院里,有鸡尾酒、批萨,大家拍照个不停。Betsy为朋友们一一准备了一些奇装异服,穿上之后大家哈哈大笑。一个朋友拉了大提琴,另一个吹了口琴,他们一起复习了Betsy最喜欢的电影:尤杜洛斯基的自传片《现实之舞》。

</......

阅读全文>>
2016年05月05日 16:20

海得拉巴早五点

海得拉巴早五点

1

“这个会最主要目的是讨论这份报告的第六稿。” 我说。

“在那之前我要问一个最重要的问题,你们对肥胖怎么看?”她说。

她脱掉高跟鞋,赤脚盘腿坐在会议室中间。

“肥胖?”

“对,肥胖,营养过剩。”

“据我们了解,贵机构的主要项目都是解决饥饿和粮食匮乏的。”

“对,可是肥胖是一个重要问题啊。我刚刚读了联合国的一篇报告,里面提到了肥胖。世行的那篇报告,也提到了肥胖。别人都提了,我们怎么可以不提。”

“当然了,”经理赔笑,“我们下一稿会加进几段肥胖问题。肥胖和营养过剩,太重要啦......

阅读全文>>
2016年02月23日 16:35

下周去埃塞俄比亚

下周去埃塞俄比亚

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最高的楼是非洲联盟会议中心,楼高99.9米,象征着非盟的成立日期1999年9月9日。 这幢楼是中国无偿援助建的,2006年中非合作论坛上中国做出的“对非八项承诺”,当时的商务部部长谈下来的事情。2012年1月,楼造完了,是贾庆林去剪的彩,那位商务部部长后来发生了什么,早已经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去年十月份刚开始工作,老板就对我说,“Lily, 想派你去亚的斯亚贝巴做个农业项目,去三个月,行不行。”我端着杯子差点掉下来,我说,太好了。那时候我刚从波士顿搬家到旧金山,天天在网上给新家买桌子椅子沙发垫子,一边跪在地上拧螺丝敲榔头,一边在想,每个在亚的斯亚贝巴......

阅读全文>>
2016年01月06日 09:44

大空头

大空头

我记得那年夏天在Bloomberg端口上挨个查CDS产品的流动性,计算整个银行的信用风险,我记得从我口中也报出过惊人的数字,“我们还有XXX需要hedge。”当时对这些体量很麻木,以为商界都是这样的大数字,后来有了其他工作的比较才知道那个组在承担多大的风控责任。我记得我在Matlab上为新泽西的几家Dark Pool建模,一个很原始的模型,却是这个刚刚成立的新组当时对高频交易最深的理解。我记得debug到两眼酸疼,不敢在组里放松,就站起来,穿过整个trading floor去洗手间,坐在马桶上闭一会儿眼睛。我记得每天早上为全组买咖啡早点,捧着大包小包穿过Park Ave,我记得一两个quant和risk会说,“你不必这么做。”而trader们只......

阅读全文>>
2015年12月11日 13:42

我的爸爸,黄书作家

我的爸爸,黄书作家

【按】二月份在纽约时报上看到这篇长文My Dad, the Pornographer, 非常震惊。这篇文章不但以一个罕见的当事人的角度追述了色情文学作为类型文学的发展历史,还非常自然地讨论了:父与子的复杂感情,作家和笔名的关系,罪和耻在创作中提供的动力,如何纪念死者……

二月花了几天翻译了这篇文章,很顺利地通过纽约时报联系到了原文作者的经纪人,也顺利地联系到了《南方人物周刊》愿意出版中文版翻译。自以为三月就能登载,然而之后漫长的九个月中,屡屡经历了错综复杂的国际经纪公司互相踢皮球,在授权合同上的不断拖延和修改,以及,狮子大开口的稿费要求。在这个过程中,只有南人的编辑郑廷鑫耐心地处理这些杂务,一遍遍......

阅读全文>>
2015年09月07日 12:15

疾病发明家

疾病发明家
1

三月的第二个星期天,在冬令时换成夏令时的那个钟点,也就是说不清楚时间到底存不存在的那个当口,我坐在画室的椅子上,突然觉得肚子疼。这种疼像肌肉疼,疼起来肉里发酸;又像神经疼,一疼就头昏脑胀见不得光;又像胃疼,用手抵一抵稍微好一......

阅读全文>>
2015年08月21日 09:51

彼得·凯恩和他的一百三十八位女友们

彼得·凯恩和他的一百三十八位女友们

彼得

阅读全文>>